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

我家櫻桃紅嘴象龜撒手龜寰走了

這次美國之行有得有失,似乎得多於失啦.

得呢!就是真的讓兒子們知道了英文的重要,現在他們不再像先前學習起英文那麼的排斥了.

失呢!就是我的小白機(手機)跳機了,去當美國人了,以前笑人家怎會掉包包,手機,相機之類,唉現在年紀大了,居然也在自己的身上發生了,買不到一年半的智慧型手機掉了,本想再買一支,到市場比價之後發現,現在一支智慧型手機居然要2萬元,實在太貴了,加了一大堆的功能和變大的體積,讓人類原本只是能隨時接電話的慾望變得更加複雜,而變成一種潮流時尚的表徵.最後我決定不被資訊和時尚綁架,還樸歸真回到Nokia的時代,,用那即輕巧又簡單型的手機,讓自己在下班途中也能享有放空,休憩片刻的小確幸.

另一個失呢!是我家的櫻桃紅嘴象龜,在這段寄養兒子同學家時生病了,而我們回來後卻沒有發現任何異狀,直到兒子第二次月考完後, 發現它居然口吐白沬,食慾不振,有氣無力,星期六早上火速找動物醫院看診,才發現原來動物醫院還分貓犬,鳥類和爬蟲類,要找到全能通的醫生可不容易,終於找到一家有看爬蟲類的,結果告訴我它得了肺炎,治療費用需要2,500元,而且並不一定能醫求好,有可能還是會死,因為鳥龜生病是慢慢病死的,也就是說烏龜連生病都跟他的個性一下慢慢的來.這隻短命龜是兒子用他的零用錢1千元買來的,本身價值只有1千元,所以我就把他帶回家安養去,給他泡溫水澡,用燈加熱使他身體保持暖和,隔天早上太陽出來給他放在陽光下取暖,它仍然不抵病魔撒手龜寰走了.

雖然它在時都是默默無聲,與人之間也幾乎是零互動,但畢竟它也是個生命,也算是家裡的一份子,僅管家人心中對它仍有著些許的歉意和難過,仍這一切依無法換回他.於是我決定把他做成標本,讓他與我們同在走更離的路.

為什麼我一直不讓孩子們養寵物?因為我是個感情很脆弱的人,我討厭生離死別的感覺,更怕無法自拔地傷感.